首页 民进简介 新闻动态 参政议政 组工动态 社会服务 会员天地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会员天地
   

读《苏东坡传》有感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刘亚雄


      在女儿的书架里看到这本书,女儿说,这本书蛮有名气的,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读啊。的确,早就听说了这本书,一直没有读,于是急于想读了。为了便于在路上坐地铁时阅读,下载了电子书,连续看了两遍。

      最早知道苏东坡是在中学读书的时候,语文老师激情满怀地领着读过苏东坡的《水调歌头·赤壁怀古》,当时为了应付高考,摇头晃脑地背熟了,“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”的气势在脑海里回荡了一下,苏东坡着长衫反叉着手立在江水边吟诗的形象便定格了。

      因为老家是黄冈地区的,对苏东坡的《水调歌头·赤壁怀古》多了份亲切感和亲近感。有次和弟妹一大家人游玩黄州赤壁。在车上领孩子们背诵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。”希望孩子们到实地去领略词的意境,感受词的豪迈。兴抖抖地到了黄州赤壁公园,看到了巨幅《赤壁赋》刻在壁照上,公园也是亭台楼阁,曲径通幽。当时正值夏天,到处郁郁葱葱。我环顾四周,绕公园转一圈,想领略“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”的宏伟,结果很失望,站在公园的高处也没有看到长江,更别说惊涛拍岸了。不甘心的我找来公园负责人,他们解释说,今天的长江已经不是当年苏东坡时候的长江,长江在不断变化中悄悄移位了。那次经历让我知道,应该去体会作者在文学作品中想表达的精神意义。后来有一次在电视上观钱塘江大潮时,那情景倒让我想起“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”的句子来。

      当中学老师后,教材中有关于宋词的内容,苏东坡是豪迈派词人的代表。记得和学生交流过“唐诗和宋词,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的问题,我在年轻的时候,喜欢唐诗,也喜欢偷偷地在本子上写所谓的五言七律,后来年龄大了些,发现宋词比唐诗更有味道,更易于表达。喜欢过雪莱和泰戈尔的诗,也喜欢过席慕容和舒婷的诗。但没有再偷偷地写了,一来过了写诗词的年龄,二来知道自己没有那份天赋。

      所以,读《苏东坡传》不是冲着豪迈的诗去的,是想从林语堂的角度去了解苏东坡为什么能写出“大江东去浪淘尽”的豪迈,还能写“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”的忧伤,想读苏东坡的人生故事。

      每个喜欢苏东坡的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苏东坡。林语堂说“苏东坡是不可无一难能有二”,赞誉到极致了。

      我在读《苏东坡传》时,并不觉得苏东坡多么特别,他就是中国古代文人的一个缩影。看到苏东坡一而再再而三地遭贬谪,我觉得苏东坡好可怜啊。如此聪明敏捷的文人,原本可以如行云流水般自在洒脱,可是在官场上却要写例行公事的公文,要做规定动作,那篇《湖州谢上表》里有大段大段感念皇恩浩荡、如沐春风的文字。对文人而言不能我手写我心,是一件多么了无趣味的事啊。就是这样低眉附和的文章,最后说了句:“陛下知道我愚昧不堪,不合时宜,难以和变法派共事,又考察我年老不爱生事,在地方管理普通百姓勉强及格。”就这句话被定为有诽谤朝廷和皇帝之嫌疑,进而坐牢发配。这就是有名的“乌台诗案”。当朝廷派人捉拿他的时候,他的恐惧和慌张,让人好生同情啊。可以想象整个家庭鸡飞蛋打的情形。你可以想象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热闹荣华,就可以同样想象出官场落难的时候株连九族的残酷冷漠。

      一边读《苏东坡传》,一边思考中国古代政治。文人为什么要和这样匪夷所思的政治为伍呢?这是中国文人可怜的地方也是伟大的地方。跳不出“学而优则仕”的篱笆,儒家思想熏陶下的文人总想“治国平天下”,施展抱负,可专制政治下,讨好谄媚上级是不愿为而不得不为之的事。在正常的人格里,刻意讨好和谄媚总归令人不愉快的。但如果文人个个都归隐山林远离政治,国家这架机器怎么运转呢?虽然说古代中国家国一体,朝代更替是帝王的事,但民族兴亡离不开匹夫有责啊,知识分子能作为有责的匹夫,也是民族幸事啊。如此想来,忍辱负重的文人是可怜的,更是伟大而值得敬重的。

      文人不能完全操控自己的命运,所以,文人得意时一般修练儒家,而失意时大多皈依道和佛。宋朝的苏东坡欣赏东晋时期的陶渊明,俩人相差好几百年,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远离政治的喧嚣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落得清闲逍遥。

      但苏东坡比陶渊明更令人可敬的是,得意时儒家,失意时道佛,但失意时没有丢弃对儒家抱负的期待,得意失意,再得意再失意,无论怎么艰难曲折依然不改初衷,历史上不少几起几落的人,其生命的韧劲令人敬佩。

      比苏东坡的诗更令人感怀的是他的达观精神。这或许是苏东坡一千年来不曾被人忘记,一千年后依然被人提起的缘由吧。

      苏东坡被贬谪到黄州后也感伤“寂寞沙洲冷”,但很快便接受现实,积极面对现实。人在逆境中,接受现实、面对现实,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比较难。昨天还是贵为朝廷的命官,享受荣华富贵,今天却贬为荒凉黄州的罪官,连衣食都不充足。许多人可以在人生高峰时做到不癫狂,但一落千丈后很难做到不消沉。

      苏东坡做到了,他选择适应黄州的生活,在尽可能的范围里改善自己的生活。买不起瘦肉,肥肉也要做出好吃的肉,东坡肉就这样问世了。东坡之称也是在黄州躬耕农田而得,自己酿酒,自己盖房子,就这样接受现实,积极面对现实。

      后来新皇帝上位,王安石改革停下来,司马光出任宰相,和司马光有相同政治想法的苏东坡也被召回朝廷,且官升几级。苏东坡并没有因为以前被贬受苦,现在得势了,要加倍补偿或者改掉自己以往的性情,小心翼翼保住官位,而是依旧做本来的自己,坚守自己的本心,该言还是言,该出手就出手。

      这样一想,苏东坡不仅仅乐观,更多的是达观。乐观是逆境时心存美好,相信一定会慢慢向好的。而达观,则是无论顺境逆境中都能保持平和,做最想做的自己。顺不骄傲放纵,逆不艾不怨。

      在他花甲之年、头发花白之时,再次遭贬谪,来到 “食无肉,病无药,居无室,出无友,冬无炭,夏无寒泉”的海南,他很快找到了和当地海南人相处的方式,很快利用海南的优势“日啖荔枝”,享受美味

      读着林语堂的文字,读着苏东坡的人生,感慨万千。

      做乐观的人,更要做达观的人。

版权所有:中国民主促进会南京市委员会 地址:南京市成贤街43号  
技术支持: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邮编:210018 苏ICP备05083564号
电话:025-83196195    传真:025-83196190 83196191 [后台管理]
您是第
位访问者